欢喜浪史 - 猫色网

欢喜浪史 余观小说多矣,类皆妆饰淫词为佳,陈说风月为上,使少年子弟易入邪思梦想耳。惟兹演说十二回,名曰《谐佳丽》,其中善恶相报,丝毫不紊。足令人晨钟警醒,暮鼓唤回,亦好善之一端云。  见多少女貌郎才,遭磨难,不自在,结成夜夜烟花债。犹想起,痛伤怀,到几时托云翻雨,十分恩爱。必须是受怕担惊,漫漫夜,总要忍,好容易风平浪静,苦尽甜来。  第一回  百昌托妻于故友  一曲叙过,引出一部动人的野史,叫人从风月场中,晨钟惊醒,暮鼓唤回,再不贪恋着眠花宿柳。且说前朝永丰县,有一家小财主,姓曹名百昌,年纪二十五岁,生得面貌风俊,气概不凡,娶得结发江氏。年方二十一岁,名唤媚娘。这媚娘那一种人物,长得委实好看。娇滴滴的模拌,柳眉杏眼,樱桃小口,又兼底下一双小脚儿,仅仅三寸,真来走动风摆柳,站下一柱香,就是丹青先生,也难描难画。夫妻二人安分度日

,百般和顺。只因百昌为人,房事上稀疏,媚娘时常有些不快意处。  一日

,百昌向媚娘说道:“我想人生在世,不得其名,就得其利。如今我读书无成,在家坐吃山空,如何是好?欲往南京做趟生意,挣多挣少,却还是个生口的门路。不知妇人尊意若何?”媚娘道:“丈夫说得极是。但家中只有我与丫鬟红梅,早晚何人照顾?”百昌说:“不妨,我有一个切近的朋友,姓平名常住在城外桂花巷,不免托付于他。叫他隔些日

子前来看顾看顾,即有什幺要事,他也召得来的。”媚娘道:“那人品行如何?”百昌道:“慷慨义气,正直无私,我信服的久了。妇人不必多疑。”媚娘道:“既如此,任凭所为便了”。百昌见妇人不拦阻于他,随着丫鬟红梅开了皮箱,检出一套新鲜衣服,便穿上走出门来。迳到桂花巷平常门首,叩门而入。  这平常在内室,正与他妇人李氏秀娘,脱得赤条条,仰在床上干事。正到了快活中间,忽听小厮喊道:“曹大叔来了。”平常慌了手脚,下得床来,事上衣服出来,迎至书房坐下。小厮端上茶来,二人吃罢。百昌就将出门作生意的事,与家中无人照顾,尽情托付了一番。平常欣然应诺,道:“弟且放宽心,人而无信,禽兽不如。你若去后,家中妹妹有事,我必尽心办理,不辞劳苦就是。”百昌上前谢了又谢道:“既蒙台兄大德,小弟回来自重报。”平常说:“咱兄弟们,如同一个娘养的孩子一般,那里说起这些外话?”即分付小厮蔡保,进内端上酒肴,二人对面坐下。饮至黄昏时候,用了晚饭,百昌告辞,这才回家而去。  次日

,择了吉日

良辰,把行李收拾的妥妥当当,就要起身。媚娘即叫丫鬟红梅,到厨下收拾美酒善肴,与丈夫饯行。红梅听了,不敢违命,走至厨下,磨了磨切菜刀儿,乒乒乓乓,将山珍海味料理整齐。又煖了两壶热酒,用金漆托盘端在上房,摆列桌面以上。媚娘满满斟了三杯,亲手递于丈夫吃了,嘱咐道:“官人出外,须要保重,不可贪花觅柳,久居他乡,以致小奴在家倚门盼望。”百昌回言道:“贤妻不必过虑,拙夫一到京中,将货办理妥当,随即收拾归家。你与红梅早晚若有要事,自有平哥哥前来料理。”二人饮酒说话,夜已三更。遂令红梅撤去肴馔,闭上房门,走入内室。百昌在灯下看着媚娘,那一副俊美模样,实在可人。又兼乘着酒兴,不禁欲火烧心,即向娘子低声说道。不知说的什幺言语,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