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哀羞曲3 - 猫色网



第三章 暴辱的秘花
               (一)
  「太太,妳的屁股真好。不但形状好,而且还非常敏感。嘿嘿嘿,比我猜想的还要好。」
  龙也一面擦滴答滴答掉下来的汗,一面说。充满血丝的眼睛仍旧发出贪婪的光泽。他的眼睛片刻也不理开江美子的屁股。
  这个屁股是属于我的,我要痛快地享受……。嘿嘿嘿嘿嘿,我要用足够的时间教他肛门性交的滋味……
  龙也这样说自己听,同时拼命克制想刺破江美子可爱菊花门的街动。
  不知多少次产生冲动,但龙也还是拼命忍耐,愈是忍耐,到时候所得到的快乐也愈大。但是龙也已经把哭叫的江美子姦淫多次,应该是满足才对,可是龙也仍旧不停地折磨江姜子。
  江美子俯卧在双人床上,手脚分开成大字型,绑在床的四脚。枕头放在她的肚子下,形成挺起屁股的姿势。枕头放在她的肚子下形成挺起屁股的姿势洁白如刚煮好的蛋,就在龙也的面前颤抖。在两个屁股中间深深陷入的屁眼里,仍旧深深插入玻璃棒。
  「龙也……这样够了吧……快恢复雅子和孩子的自由……」
  忍耐着想在他脸上吐口水的愤怒心情,江美子不得不哀求。清澈的眼睛里充满恨意,流出遗憾的泪水。
  已里受过折磨和羞辱的身体,散乱的头髮和油油发光的身体,足以说明有多么激烈。说她是女人,不如说是因雌性性交动物,但牠的身体是那么美,散发出凄豔的妖媚。
  「妳说什么,现在不过是刚开始而已,我要让妳知道我是多么可怕的人?」
  龙也说着就抓住玻璃棒,凌辱江美子的屁股。
  「喔……不要啦……」
  江美子把牙齿咬的嘎吱嘎吱想响,虽然拼命扭动腰肢,但也无法逃离龙也的魔掌。
  从插在江美子肛门里的玻璃棒,传来细微的收缩感。
  龙也是最爱这种雪白的屁股。在那岂满美睡的洁白屁眼下,就连她的丈夫也没有碰过的处女地带,只是这样想一想,龙也的下体就会火热到疼痛程度。
  「嘿嘿嘿,妳感到羞辱吗?和我干了好几次以后,屁眼也被我玩弄。但是还股有完,马上要叫妳后悔有这样美好的屁股…」
  「怎么能这样……你答应过和我性交以后,就恢复雅子和孩子的自由。」
  「太好了……这是多么柔软,还不敢相信原来是那么紧。我的技术也不得了,现在把三分粗的东西,能这样深深的插进去……。嘿嘿嘿嘿。」龙也不理会江美子的抗议,旋转直径三公分的玻璃棒。
  「禽兽……呜……呜……」
  充满恨意的声音,也转成断肠般的呻吟声。龙也是认真地要凌辱她的屁股。
  我该怎么办……我不服气……
  在江美子的心里愈来愈产生浓厚的绝望感。
  「怎么样,玻璃棒的味道好不好?妳以后会忘不了这种滋味的。」
  玻璃棒就像有生命的东西在双臀的屁眼间摇动。就好像配合那个东西的动作,江美子拼命扭动腰肢来抵抗,已经片刻都不能忍耐了。
  连亲爱的丈夫也没有碰过的地方,现在受到凌辱,江美子像疯狂般地反抗。
  「这样……真的不情愿吗……像妳这样坚强的女人,玩弄屁眼是最好的方法……妳看怎么样……」
  肛门受到凌辱时,会产生无法忍受的屈辱感。热热地感受到自己做为雌性受到玩弄的无奈感。可是不知何时,在无法忍受的屈辱中,逐渐感受到像麻痺的搔痒感,江美子感到狼狈。
  「这……这种……啊……」
  当江美子知道这就是女人的另一种性感时,为更强烈的屈辱痛哭。
  对这样的禽兽……还会产生性感……不能……。我不能产生性感……。
  因为身体和自己的意志相反地,开始有了反应,为打消那样的感觉,江美子又疯狂地地抵抗。
  「妳好像慢慢地感到好了。嘿嘿嘿,现在我会让妳嚐一嚐上天堂的滋味。」说到这里,龙也才拔出玻璃棒,玻璃棒上发出粘粘的光泽,好像还发出江美子身体的味道。
  「嘿嘿嘿……」看到那个淫縻的光泽,龙也露出陶醉的笑容。举手就把玻璃棒含在嘴里,就好像吃冰棒一样,欣赏玻璃棒上的滋味。
  「……」
  江美子不由得感到颤抖。玻璃棒离开身体,刚喘一口气,看到龙也的样子,产生自己的肛门直接被他舔的错觉。
  以后大概不会用玻璃棒,而是直接的…… 可怕的预感,使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只能以充满恐恐惧憎恨的眼光瞪着龙也,这是现在的江美子唯一能做到的反抗。
               (二)
  龙也在享受完玻璃棒的滋味后,走到房角去,拿了什么东西又走回来。在他的手里是发出可怕光亮的玻璃型浣肠器。
  「你还要做什么呀……。」江美子看到玻璃製浣肠器的剎那,脸色更苍白了。看到那样的粗大,使她产生恐惧感。
  「我不能让你……。注射那种东西……。」江美子拼命地想挣脱绳索,像呕血一般地说。
  「妳就是再坚强的样子,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了。嘿嘿嘿,这个不是注射器。」龙也摸着浣肠器的嘴笑了。
  当她知道这是浣肠器时,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表情?只是想到能把这个粗大的插嘴插在这个女人的屁股里,龙也的嘴角就会鬆弛,几乎要流出口水。要在江美子的身体做浣肠。甚至于要把她训练成没有浣肠就不会感到性感的女人。龙也自从在电车看到江美子以后,就一直有这样的梦想。
  「用这种东西想做什么?」
  「嘿嘿嘿,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吗?这也难怪,很少会看到这样粗大的。要把这个插嘴,插在妳的屁股里,嘿嘿嘿。」
  「……。」
  江美子倒吸一口气,原来他还是要继续玩弄屁股。绝对不能再玩弄了,只是手指摸到一下,全身就会起鸡皮疙瘩。可是现在龙也说还要继续做下去。强烈的恐惧感几乎使江美子昏过去。
  「还不明白吗?这个是浣肠器,而且是三百 CC 的特大号,嘿嘿嘿……」
  龙也把浣肠器拿到江美子的面前大笑。
  「什么?浣肠……。」江美子的声音开始颤抖,看到玻璃管发出的光泽,就联想到插入屁股的光光景,江美子的双丘开始紧张。
  要被浣肠了……。听到龙也的话,因为根本没有想侯到那种事,江美子的狼狈情形也特别严重。绝对不要……不要浣肠……。
  「不要这样讨厌吧。你的美丽屁股,最适合做浣肠了,以后妳会迷上的。」
  「我不要……浣肠……」
  「我要了解妳的一切,浣肠以后,妳的身体会发生什么反应。」
  看到龙也的眼睛像狂人一样,恐惧感使得江美子的心脏几乎爆炸。他是真的要浣肠……。用浣肠欺凌女人。他就会感到无比的快感,是变态。
  「不能那样!那种事有什么好……」龙也靠近她时,江美子用尽全力扭动身体大叫。
  龙也拿着浣肠器,用另一只手慢慢抚摸江美子的屁股。
  「不要……绝对不要浣肠!你想要我的身体,玩弄我几次都可以。」由于一心想避免浣肠,不由得脱口说出这样的话。
  「不用妳说,我会不停地玩弄妳的身体,不过是在浣肠以后,嘿嘿嘿嘿嘿。」
  龙也的手分开江美子的双丘,同时眼睛也瞪大,凝视江美子双丘间的沟底。好像他的视线有刺一样,江美子的菊花好像受到刺激地开始抽畜。
  「嘿嘿嘿,现在开始了。这个管嘴要进入妳的屁眼里了……」
  龙也的手也有一点发抖,慢慢把嘴管插入江美子的菊花门里。
  「唉呀…不要……」江美子发出绝望的声音,同时拼命摇头,就是闭上眼睛咬紧牙关,还是会发出呜吟的声音。进入身体里的冰凉感觉,使江美子产生无比的绝望感。
  此外,龙也还没有忘记折磨江美子,旋转管嘴,或强或弱,或深或浅…。
  「你这个禽兽!要羞辱我到什么时候……」
  江美子也许知道继续抵抗会使自己更悲惨。发出一声惨叫后,就闭上眼睛。同时也知道愈挣扎抵抗愈使龙也高兴而已。
  「现在要开始浣肠了。知道吗?我压下推桿,里面的药就进入妳的身体里,嘿嘿嘿……现在要开始了……」
  龙也是故意让江美子听清楚,所以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
  「这个药水是特别为妳调配超强烈的,注入这个药水以后,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不哭泣,妳也可以大哭特哭了。」
  「不……要说了……」
  江美子拼命地用力使自己的下体更僵硬。心里虽然不想听他的话,可是手被捆绑,没有办法堵住耳朵。挣扎时,捆绑手脚的绳子,拉动床舖嘎吱嘎吱的响而已。
  「对不肯听话的女人,要在这个药里渗入麻药。大肠会吸收麻药……嘿嘿嘿,以后就会上瘾了,不过现在对妳还不会用。我有信心,不用麻药也会让妳爱上浣肠的。」龙也伸过头来看江美子的表情。
  在江美子的身上灌入麻药是很简单的事。那样以后,就会流泪哭求要浣肠。但那样就没有多大乐趣,为上了瘾的女人浣肠毫无乐趣可言。倒不如对个性强烈的女人,慢慢用浣肠训练,抵抗愈大,乐趣也随着愈大。
  「不管是不是浣肠,你就快一点吧。你不是人!你是禽猷!」对龙也故意说的那些话,江美子实在在无法忍受地大吼。但这时候,龙也已经没有看江美子的脸,他现在是一心一意地在浣肠。
  「现在要开始了。有三百 CC,所以足够妳快乐了。」龙也开始慢慢推下去。
  「唉哟……」从江美子的嘴里发出惨叫声。雪白的屁股因为用力而僵硬,同时菊花门也更缩紧。
  「不要……不要射进来!」慢慢流进来的甘油液使得江美子哭叫。
  啊……进来了……太不该了……受不了……
  虽然咬紧牙关,但还是发出哭声。
  「怎怎么样?很像男人姦淫妳的那种感觉吧。我会多用一点时间,让妳慢慢享受。」龙也的声音也因为极度地兴奋而沙哑。
  吱吱……吱吱……龙也断断续续地推进去。推时在手指上感到的轻微压力使他感到无比舒畅,因为能产生注入的实在感。
  江美子开始仰头。发出像气笛般哭声。
  「哇……呜……」
  射进来的甘油就像是男人的精液一样,流入江美子的身体里。玻璃管好像是活的东西。造成极大的刺激。
  江美子知道愈是哭叫,愈会使自己悲惨。可是想不发出声音也办不到。从咬紧的牙关发出无法区别是呻吟还是哭叫的声音。全身冒出冷汗,使江美子的身体发出凉凉的光泽。
  「怎么会有这种表情……妳现在的脸实在太性感……太性感了……」龙也的眼光像吃人的野兽。
  「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浣肠!」
  江美子扭动身体,用力摇头哭叫。
  「嘿嘿嘿……连哭的声音都好听。可是现在才进入一百 CC,就那么舒服了吗?既然如此,以后每天要用不同的方法给妳浣肠,嘿嘿嘿嘿。」龙也暂时停下推动的手,发出淫邪的笑声。
  这个女人太好了,她的屁股令人兴奋……。
  这个时候的龙也已经为江美子肉体发出的美感着迷。浣肠时,那种令人兴奋的感触,还有惊人的充满性感的脸和哭声。实在太好了,江美子已经属于我的,她的屁股是为浣肠存在的,龙也在心里胡思乱想得意极了。
  「妳的屁股实在很性感。嘿嘿嘿,妳丈夫以前给妳浣肠过吗?」龙也缓慢扭动管嘴,一面看江美子的表情。
  「我丈夫不会做这种事,他和你不一样……」江美子拼命扭动身体,想不让龙也看到她的表情。
  「是吗?面对这样好的屁股,竟然一次也没有浣肠……真是个笨男人。好吧!我连妳丈夫的那份也给妳弄进去吧,嘿嘿嘿。」龙也又开始推动。
  「啊……饶了我吧……。」江美子发出羞耻的尖叫声,声音也是哭泣的。
  又开始吱吱…吱吱地进来,快要忍不住,本来已经开始有便意了。那种便意使她产生可怕的幻想,同时也感到绝望。在江美子美丽的双丘沟间,像泪珠般的汗水流下去。
               (三)
  龙也慢慢地地注射。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断断续续地注入以这样的时间充分享受快感,还故意发出声音来二百 CC ……。二百一十 CC ……。二百二十 CC。从龙也的鼻头滴下汗珠,想到自己正在给江美子浣肠,仅是这样他的身体就感到火热。
  江美子好像已经无法忍耐地呻吟、哭泣、扭动雪白的身体。自从超过一百 CC开始。就产生激烈的便意。就好像要推回便意似地,甘油射进去。想排便的迫切慾望和流进来的甘油,两种感觉使得江美子大哭。
  「不要进来了……。喔……。不要!不要!」江美子牙齿咬得轧吱轧吱响,没有办法咬紧牙关。
  「二百八十、二百九十……三百……嘿嘿嘿,妳终于把三百 CC 完全吞进去了。」
  龙也一面说一面拔出空空的浣肠器,同时脸上露出非常得意的表情,显的非常满足的样子。
  江美子此时紧闭双眼,急促地呼吸时,沾满汗珠的屁股随着蠕动。但是不容许江美子想到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受的屈辱感,因为有比痛苦更强烈的便意急速向下冲,肚子咕噜咕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江美子的大肠里翻腾。
  「喔……啊……」
  江美子用尽全力咬紧牙关,脸上已经失去血色,完全苍白。甘油三百 CC ……再加上一些醋或盐的特别浣肠液有非常强大效果。
  能维持五分钟就算很好了……
  龙也一面看江美子双丘的沟间,一面这样想。可以看出湿湿的菊花蕾想要绽放,但她拼命缩紧。
  啊……我该怎么办……好痛苦啊……
  愈来愈强烈的便意,使得江美子冒出冷汗。
  不要他看到那种难堪的样子,不要……在这种野兽的面前。
  虽然拼命地收紧臀肉,但也到了界限。
  「求求你……让我去厕所吧!」
  江美子拼命扭动湿溜溜的身体。可是马上就要喷出来的便意,使她没有办法大声说话。
  「嘿嘿嘿。妳以前那种好强的精神那里去了。好像受不了……」龙也一面解开捆绑江美子手脚的绳索,一面大笑。
  绳索解开以后,江美子还是无法立刻站起来。急遽向下降的便意,如果起身可能会喷射出来。
  「喔……」江美子屏住气,才勉强站起来,摇摇摆摆地走向厕所。
  「不行,在妳拉出来之前先要绑上。嘿嘿嘿,妳若是挣扎的话,会拉出来的。」
  龙也拿着準备好的绳索向江美子扑过去。
  「不要……要快一点去厕所……不然就……」江美子哭诉。
  龙也慢慢把江美子的双手拉到背后,用绳索捆绑。再把多余的绳索绕到身体的前面,在乳房的上下各捆上一圈。
  「痛啊……快啊,快……」江美子弯曲上身呜咽。
  「嘿嘿嘿,真的要漏出来了吗?我用手指给妳塞住吧。」龙也一面拉绳索,伸出一只手一面摸江美子的屁股。
  「不要!不要摸!」江美子弯着腰扭动屁股哭叫,已经到了她能忍受的限度。现在,只要用手指碰一下,可能立刻喷射出来。
  不行了……不行了……快……快啊……。
  江美子子像冲锋陷阵似地跑进厕所。
  「你出去!你出去……快!」
  那是用最后的力量叫出来的声音。虽然是到了界线,但女人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龙也的面前排洩出来。
  「嘿嘿嘿,我想了解妳的一切,要看一看美丽的女人是如何拉屎的。」
  江美子慢慢向后退,腿碰到马桶。
  「啊!」江美子感觉出冰凉的马桶使她的肛门产生痉挛。不行了……下意识地坐在马桶上。
  「还不行……」
  龙也急忙蹲在马桶前,用全力把江美子的双腿向左右分开。分开到极限的大腿又被龙也举起,放在他的肩上,江美子的身体向后仰,同时也产生极大的绝望感。
  「不要看!我不要你看!」江美子哭叫。
  江美子的一切都暴露在龙也的眼前,很明显地看出微微隆起将要绽放的菊花蕾,互在抽蓄。
  「我会看仔细的……仔细地看。」
  「不要看….不要看……」双丘一阵震动后,立刻开始猛烈地排洩。
  「好棒啊……」龙也像自言自语,他完全没有产生丑恶感。
  美丽女人的排洩……反而使他产生感动我现在看到连她丈夫也没有看过的行为……那就是江美子的排便……。
  好像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哭叫声,听在龙也耳里,感觉非常舒畅,江美子的排洩,还没有结束……。
               (四)
  此时,江美子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可怕的男人给她浣肠,还看她排便……。江美子好像失去神智,也没有叫喊,只是躺在床上。
  可是,龙也并没有丢下江美子不管,他的手仍旧在江美子的双丘上纠缠。他有惊人的耐性,愈是欺凌江美子的肉体,也愈会产生慾望,大概龙也欺凌江美子,永远会有厌腻的时候。
  「真是好女人,只是用浣肠就能这样兴奋,也是好久没有的事了。」用右手抚摸江美子的屁股,龙也露出满足的笑容。
  「龙也,可以饶了我吧……」
  江美子多少恢复神智以后,立刻哀求。她的身体已经彻底地体验到龙也变态行为的可怕性。龙也是把女人看成玩具,是可怕的人,不,他不是人,是禽兽……恨得江美子想在他脸上吐口水。
  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嚐受到的可怕屈辱,已经使她没有那样的气力。脑海里出现亲爱的丈夫,还有落在可怕野兽手里的雅子和孩子的影子。
  老公……原谅我吧……我该怎么办呢……?
  经过这样的羞辱,身体也被沾污,已经没有脸面对丈夫。而且在龙也可怕的手段下,她可能还会变成变态行为的女人,这样下去的话……。
  江美子的头脑里一片混乱,如果龙也这一班人对妹妹雅子下手该怎么办。雅子马上就要和爱人纯一过幸福的生活。还有无人能取代的爱女广子……。照目前的情形看,她不要说救自己,也没有办法救妹妹和孩子了。
  「求求你……已经够了吧,放走妹妹和孩子吧……」明知这样说没有用,但还是忍住这样哀求。
  「妳说什么呀,我说过妳要变成我的女人才行,妳想要我说多少遍同样的话!」
  果然,龙也还是这样回答,同时,龙也的手仍在屁股上抚摸。
  大概是没有办法了……啊……老公……原谅我吧……现在只剩下这个方法了……。
  想到自己将要变成龙也的女人,就感到噁心。只有假装做龙也的女人,先设法恢复雅子和广子的自由,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只剩下自己之后,也比较容易找到逃走的机会。可是,就是自己想假装做龙也的女人,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和肉体能不能承受那种变态行为,想到这里,江美子几乎快要昏过去。
  「龙也……我已经没有脸见丈夫了…所以我做你的女人……但要放走妹妹和孩子。」江美子拼命克制内心的愤怒,勉强说出这几句话。
  「愿意做我的女人了吗?嘿嘿嘿,妳可知道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吗?」龙也抱起双手绑在身后的江美子,然后看她的表情。
  「嘿嘿嘿,妳是答应我玩弄妳的屁股了吗?每天都要浣肠,而且要妳亲口要求,就是对我说……请你给我浣肠吧……知道吗?」
  江美子听了以后,几乎觉得不如死去的好。
  「……」
  当然不愿意做那种事,也不可能做得出来。谁会要求你这种野兽说要浣肠……。哭叫声到了喉头,可是又改成悲哀的口吻说。
  「我会照你的话去做……所以要答应放走妹妹和孩子……」
  「真的吗?那样个性顽强的妳……能受得了我的折磨吗?」
  「任何羞辱我都会忍耐。浣肠也可以……我的身体已经髒了,没有办法回到丈夫的身边了。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所以快放走妹妹和孩子吧。」
  这时候江美子已经豁出去了。可是龙也还在对江美子起疑,如果现在受到龙也的怀疑,一切都付诸流水,江美子以跳下绝崖的心情使自己的身体靠近龙也。
  「求求你……我会做一个可爱的女人……」
  拼命地忍着不要使身上冒出鸡皮疙瘩,一面在龙也的怀里扭动。强忍住哭泣,但眼睛里含着泪水。
  「嘿嘿嘿,妳不是在说谎吧。我要测验一下妳是不是真的要做我的女人,嘿嘿嘿,如果及格了,我就答应。」
  龙也好色的脸孔笑的更丑恶。其实,江美子是不是有这种意思都不重要,反正,是要把她训练成属于他的女人。
  「你要测验……」
  「当然,我怕妳是说说而已。所以要测验两天,我有很多事情要在妳的身体上实现,每做一样就要看妳的反应了。」
  听了龙也的话,江美子几乎昏过去。
               (五)
  如果使用昨天在港口的仓库里看到的那些可怕的器具。该怎么办?……这个人大概一定会使用,那是在妇产科使用的器具,还有莫名奇妙的玻璃或橡皮器具,用那些……。
  此时,江美子感到莫大的恐惧,因为她想起板部说「少爷就是喜欢用这些器具折磨女人。」
  「……」
  「妳发抖了?嘿嘿嘿,究竟怎么样啊!」
  龙也发出胜利者的笑声,他是像蛇一样令人讨厌的人,看到他的脸也会使人毛骨悚然然。龙也笑着用双手抓住江美子的乳房开始揉搓。
  「知道了……我会照你的话去做……你就测验吧。」强烈的恐惧使江美子说话的声音也颤抖。
  「是吗?那么我就开始测验了。不过,我给的分数相当苛,妳要表现的够性感,以免不及格。」说完,龙也的手才离开江美子的乳房,然后仰卧。
  「妳站起来,快一站,站起来。」
  龙也躺在那里催促江美子。双手绑在背后的江美子,扭动不方便的身体,总算站了起来,不知要她做什么事,美丽的脸因恐惧感变成仓白。
  「现在把妳丰满的大腿分开,骑在我的脸上。」龙也一面抚摸江美子的小腿,一面向上看江美子。
  「……」
  江美子说不出话来。要骑在他的脸上……他是準备从下向上看。準备像汽车修理工一样,从下面羞辱她,像野兽般的眼睛显得非常邪恶,江美子实在没有勇气说出这一句。
  「快一点!」听到龙也怒吼的声音,江美子不得不抬起一只脚。
  就是紧紧闭上眼睛,仍旧能感受到龙也的火热视絃。
  「对了,但是腿要分开大一点,然后慢慢蹲下来,懂吗?就像在厕所蹲下来的要领,嘿嘿嘿……」
  「禽兽……」江美子小声地骂,以免让龙也听到。
  我已经完了……老公原谅我吧,我要掉入地狱里了……。
  骑在龙也脸上的江美子,屁股逐渐向下沈。想到龙也在看,是从下面向上看,就产生几乎无法忍受的羞耻感。
  「嘿嘿嘿,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江美子的一切都暴露在龙也的面前,不像刚刚才做完浣肠的菊花蕾,也完全出现在龙也的面前。
  「一切都看清楚了。嘿嘿嘿,不论看多少次,都会使我这样兴奋……」龙也的手指轻轻摸到微微张开的秘沟。
  「啊!……」江美子发出哭叫声,但没有先前那样激烈。不要,不要摸……。双腿在颤抖,好像表达江美子内心里的想法。
  「妳不要动……这样实在太好看了。简直不敢相信妳会生过孩子。」龙也用手慢慢撑开花瓣向深处看。
  「啊……饶了我吧……啊……」
  龙也好像要非常仔细地检查,对每一处都仔细地摸索。
  「妳几岁了?不像是有夫之妇,像个女孩一样。」
  「啊……二十七……啊……」
  「哦……。原来是比我大三岁。」
  龙也的手指逐渐摸到女人花蕾的中心,用手指夹住后轻轻揉。
  「啊!……那里不行……」江美子的官能受到刺激,使她狼狈不堪。虽然是变态的行为,但究竟那里是女人的性感带。
  啊,怎么办……绝对不能对这种禽兽感到性感!江美子咬紧牙关,想排除从下体里传上来的强烈官能的搔痒感。愈是想到不能有快感,愈相反地,使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儿。
  「嘿嘿嘿,妳要表现得更浪一点。妳要知道这是测验,快开始浪起来吧。」
  「呜……好……」
  龙也非常巧妙地攻击江美子的弱点。对开始火热的女人肉体,就像加油似地摸弄。
  「我不要这样……要性交就快一点吧!」
 「嘿嘿嘿,妳的个性还是那么强。如果想要我和妳性交也不该用这种说话的口气,应该说……给我插进来吧。」
  江美子开始大声哭泣,没想到他会这样猫玩老鼠似地折磨她,她实在太悲惨了,立刻性交还能忍受。
  「啊!受不了……」江美子仰头叫了一声,然后说:「求求你……给我插进来吧。」
  「是吗?真的想和我合而为一吗?嘿嘿嘿,我是想给妳插进去,可是妳也看到我是躺在这里的。所以只有妳把屁股放下来,这样才能插进去。」
  「这……这……」
  龙也就好像看透江美子的心里一样,接二连三的提出残酷的要求。自己放下身体接纳龙也……恐惧和愤怒使她流泪,可是这样的愤怒,好像要被不断产生的搔痒感能所淹没。
  「那是很简单的事,只不过把屁股向下退一退,放下去而已。妳若不快一点,我就停止测验了。」真是恶毒的话。
  「不……我要。」江美子的屁股开始向下移动,到达目的地的上方时,自己使屁股下沈。
  「啊……」江美子发出悲哀的声音,可是江美子要碰到龙也的内棒,他还故意地闪开。
  「嘿嘿嘿,妳这样的做法是不準确的,要更大胆地弄才行。」
  「我做不到……那是不可能的,原谅我吧……」
  为追逐摇动的肉棒头,随着扭动的江美子的屁股,显得非常可怜。雪白丰满的乳房因汗水发出亮光。随着她自己的哭声摇摆,虽然感到羞耻,但对江美子而言,是不能让她停下来。
  「怎么了?快一点!」
  江美子的屁股用力向下沈。
  「喔……。啊……。」江美子不由得仰起头。不停脉动的肉棒,现在变成强烈的疼痛感侵袭江美子的身体。
  「妳要拿出情调来。一!二!三!」龙也高与地笑了。
  「呜……呜……呜……」
  从下体不断涌上来的火热搔痒感,使江美子的官能猛烈燃烧,随着哼声从江美子的嘴里开始流出唾液。
  江美子疯狂般的哭声,足可使男人感受到她对男人的变态行为发生快感。这时侯,江美子的脑海里什么也不存在,只是让自己的身体随着强烈的官能浮沈而已。
               (六)
  龙也说是进行第二次测验,把江美子带到外面去。
  「想逃走妳就逃走吧,嘿嘿嘿,但是,小鬼和妳妹妹的安全我就不保证了。」这是在出来以前,龙也一面解开绳索,一面说的话。
  走到街上的江美子,穿着白色的上装和漂亮花纹的裙子,看起来和江美子非常相配。这是龙也準备的一套衣服,江美子走路的样子很不自然,那是因为在裙子下不允许她穿任何内衣的关係。由于光线的关係,有时候,能看出江美子的身体曲线,从白色的上衣更清楚地看到乳头。
  路过的人没有一个不回头看江美子。不仅是她的美,而且和一个阴沉的像流氓的男人走在一起,显得不自然,也是引起人们注意的地方。
  「嘿嘿嘿,男人们都在看妳,大概是能透过衣服看到妳的裸体。」
  龙也的兴奋已达顶点。使男人们露出羡慕眼光的这个美女是属于他的,就是这个美女的屁眼也属于他。他几乎想大声地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人。
  龙也带江美子来到位于横滨伊势佐木町的狄斯可舞厅「玫瑰屋」。走进里面时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有许多年轻人挤在黑暗的舞厅里拼命扭动。从人群中穿过去,在最里面的包厢坐着四、五个年轻人。一眼就看出是飙车党的年清小罗啰们。
  「嗨,龙也。真棒……漂亮的妞呀。」
  「是有夫之妇吧,没想到龙也会带来这样美丽的妞。」
  「嘿嘿嘿。快给我们介绍吧。」
  这一群年轻小伙子,好像对江美子的美感到惊讶,引起一阵骚动。看到这些人的样子,龙也露出满意的笑容,牵着江美子的手臂坐在正中央。
  「她是我的女人,叫江美子,当然是有夫之妇。」龙也显得非常得意的样子。
  「在那里找来这样美的妞?」全身感到淫邪的视线,江美子不由得垂下头。这些人的眼光和龙也一样地使她想起蛇。
  「现在给妳介绍我的朋友,都是我以前在飙车党时的伙伴。乔治、吉米、建三、纪三郎,还有那个德二,快打招呼吧。」龙也一面说,一面伸手抬起江美子的下巴。
  「我想妳已经看出来,乔治和吉米是黑人的混血儿。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也是重要的伙伴,还不快打招呼。」
  男人们的淫邪眼光毫不客气地在江美子的身上凝视。看起来,没有一个人是正经的,下流又愚蠢,好像只有对女人才会发生与趣的样子。
  「我叫江美子……请多指教。」江美子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她更不能正眼看他们,因为几乎要呕吐出来。
  「这是算什么打招呼?她好像还不懂事。」
  看起来最好色的乔治,一面抓头,一面看江美子。乔治的眼睛,从江美子顶起上衣的乳头瞄到丰满的屁股。
  「……」,江美子实在无法理解他说话的意思。
  「女人的打招呼,当然是要用身体。嘿嘿嘿,是用下面的脸。」
  江美子全身的血同时向头上冲,原来这个叫乔治的男人,目的也在她的身体,变态者只有一个龙也已经够受了。
  「不要胡说……」江美子本能地大叫,不安地向像千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
  乔治听了以后,扭动一下肥厚的嘴唇,然后看着龙也。江美子立刻很紧张地抓住龙也的手,难道是要……产生可怕的预感。千万不能要她做那种事……江美子露出哀求的眼光看龙也。
  龙也嘶哑笑了。
  「江美子,用屁股打招呼吧。」那是非常冷漠的声音。同时,龙也的眼睛好像在说,不照他的话做,这次的测验就算不及格了。
  「不要叫我做那种事吧……」江美子哀求的同时,感到头晕。
  「是屁股吗?嘿嘿嘿,真想看呀。」建三和纪三郎表示同意。
  「快一出站起来撩起裙子。」
  江美子的哀求声,在龙也的怒吼中,谁也没有听到。
  禽兽!禽兽……龙也早就有预谋要这样羞辱她,约好这些男人。裙子下什么也没有穿,江美子完全地绝望了。
  无力地垂下双肩,江美子慢慢站起来。然后背对乔治等人。以颤抖的手慢慢拉高裙子。
  「哟,看到大腿了,好漂亮呀,嘿嘿嘿。」男人们发出奇妙的声音拍手叫好。
  「一群禽兽……」江美子轻轻用颤抖的声音说,慢慢地把裙子拉起到腰上。
  那是像刚剥开的鸡蛋般光滑的双丘,在旋转的彩色灯光下发出妖媚的光泽,这时侯有一个人说话,男人的视线像箭一样地刺在江美子的双丘上。仅是如此,身体像火烧般地热起来。
  「一个一个叫出名字打招呼,而且要有性感。」
  「乔治先生……我是江美子。」强烈的羞耻感使她流泪。
  「不是这样的,要自己用手剥开屁股,露出洞,这样才算打招呼。」
  「不……我不能。」江美子的双丘本能地变僵硬。
  龙也是希望把江美子的屁股展露在男人的面前,这样可以使他感到自傲。
  「我不能再……饶了我吧。」
  「江美子!我是同样的话不再说第二遍,妳该明白的!」
  龙也恐吓的声音使江美子的身体颤抖。
  江美子漂亮的双手慢慢伸向自己的双丘。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双丘也不停地颤抖。江美子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双丘向两边拉开。接触到空气的狭沟,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使她的羞耻感更强烈。同时她也能感受到乔治的眼光正在看她的那里。虽然是最里面的包厢,但在大家面前……江美子又流下眼泪。
  「妳这样还是看不清楚,还要分开大一些。」乔治一面探出身一面说。
  「不……啊……」
  「快啊,双手用力吧……」
  「呜……」江美子不停地摇头,但也只好在双手上用力。
  这样已经应该看清楚了,但这个男人还要她拉开双丘。
  「确实很漂亮……这就难怪龙也会吹牛了。」
  「呜……我是江美子……请多指教。」
  从后面被看的羞耻感,使江美子的身体更火热,也不停地颤抖。
  「好极了,洞口缩得紧紧的。」
  「原来脸漂亮,连屁股也漂亮……」
  「从来还没看过这样漂亮的……」
  向吉米、纪三郎打招呼时,男人都淫邪地笑着,看江美子的肉体。
  「江美子,好像这一些人都喜欢妳了。」
  龙也让江美子坐在他和乔治中间,露出特别有涵意的笑容。确实,这些人都对江美子感到很满意,尤其是乔治对江美子纠缠不休,用手摸一下,出现在上衣里的乳头,还伸手从脚摸到大腿。
  「不能这样。」
  江美子拼命地拉紧裙子,但是又怕龙也说测验不及格,不敢做更多的抵抗。
  「妳真美。而且身材也好。」乔治笑了。
  「谢谢你,我很高兴。」江美子不得不这样讨好他。
  「妳的屁股实在很丰满,多少尺码呢?」
  「……」江美子没有回答。
  「江美子,没有听到乔治说的话吗?」龙也怒吼,从上衣上抓住乳头就用力揉。
  「痛……九十……」
  「九十……嘿嘿嘿,难怪美极了。」
  「我们来跳舞吧。」
  强迫拉起江美子走到舞池,纪三郎和建三也跟在后面,最后是德二。几个男人围绕着江美子开始跳舞,江美子的身体在他们的中央摇摆。说她在跳舞,不如说她是在男人群中逃跑。
  乔治藉跳舞的机会,把肥厚的嘴唇压到到江美子的脖子上。纪三郎的手偷偷进入江美子的裙子里。建三的手也跟着进来,德二是配合狄斯可的强烈旋律,伸手摸江美子的乳房。江美子好像一面逃避一面喊叫,可是在强烈的音乐声中没有人能听到。龙也也清楚地看出几个人在摸江美子身体的情况。在强烈的彩色灯光下,偶尔能看到江美子雪白的大腿或双丘。
  「喂,吉米,这个女人不错吧,好像使你们满意了。」龙也对很少说话的吉米显出自傲的样子。
  「嗯,是不错。」吉米表示同意。
  看着江美子在一群男人中逃避的样子,开始感到自己的下体已经火热。原来是想用江美子向伙伴夸耀,没有想到会这样兴奋起来,有夫之妇在一群男人中被抚弄,那是令人感到非常刺激的新鲜画面。就因为江美子非常美丽,使人联想到挂蜘蛛网上的蝴蝶。这只蝴蝶的个性强烈,所以拼命地挣扎、抵抗。是一般的风尘女郎身上看不到的光景,是那么有魄力和新鲜。
  多数的男人和江美子……原来会形成这样一幅恼人的画面……。龙也对自己不断产生的种种淫念,实在无法克制自己了。
               (七)
  一曲终了,才让江美子回到座位上。
  凌乱的头髮,额头上的汗珠都表示出她受到屈辱的样子。江美子咬住嘴唇垂下头。
  不久,好像感到剌人的火热眼光,不由得抬起头。原来是乔治。快要到两公尺的壮大身体,使黑黑的脸发出亮光凝视江美子。刖才那种嘻皮笑脸的样子已经不见。
  江美子即忙栘开视线。
  「好像对这个女人很满意。」
  龙也看看乔治和江美子,然后发出毛骨悚然的可怕的笑声。这是龙也计画某种可怕的事情时一定会露出来的笑容。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可怕的预感使得江美子向龙也哭求,龙也的脸通红,这是表示他的情火高涨。
  「乔治,你想和江美子玩吗?」
  「嗯,我想干。」
  乔治这样回答。
  「我也想……」
  建三和吉米也异口同声的表示。
  「江美子,我的朋友们都想和妳玩,怎么办?」
  龙也伸手抬起江美子的下巴笑了。看到伙伴迷上江美子,就使他感到无比的兴奋。看到这些男人饥饿的表情,心里就产生优越感。实际上,慾火最高涨的就是龙也本身。
  「不!不能,求求你,不要让我做那种事……」
  江美子把身体紧靠龙也,不停地哀求。
  和五个男人……不要,绝对不要那样。
  江美子在这时候已经慌张到极点,眼睛里发出哀怨的光泽,看起来更妖媚,气愤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
  看到她这种眼神时,龙也的信火更热烈。
  「妳不显意,就向我的朋友们好好表演一下。让他们看到赤裸的身体,摸一摸妳的肉体,他们的激情也许能消失。」
  听到龙也的话以后,江美子知道自己又掉入另外一个地狱里。
  这些像野兽的男人们,绝不可看到裸体,就放过她的。现在,只有忍耐了……就当做自己已经死了吧。在江美子的脑海里出现被五个男人强暴的情景……。
  江美子闭上眼睛,双肩也下垂,这样的恐惧和羞耻几乎使她疯狂。可是现在,若显示出慌张,只会使自己更可怜。不管如何抵抗或哭叫,最后还是要照龙也的意思去做。
  「妳完全听到了吧,现在到厕所去吧。」
  乔治搂住江美子,然后站起来,龙也坐在那里没有动。
  江美子的脸色苍白。在将近二公尺的乔治拥抱下,江美子看来像纯洁的美少女。
  乔治向女用厕所走去,建三、纪二郎等跟在后面。最后进入厕所的吉米,拿停止使用的牌子挂在门外,这样一切就準备好了。
  乔治开始说话。
  「你双手扶墙。把屁股对着这一边。」
  「你是禽兽!几个人一起这样欺负一个女人,简直是禽兽!」
  江美子挡开乔治的手,瞪着他。现在,龙也没有一起来,没有理由乖乖地听他们的话。
  「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听话吧。」
  纪三郎从旁边扑向江美子。
  「你想干什么!禽兽!」
  说话的同时,江美子的手掌已经打在纪三郎的脸上。纪三郎惊讶地向后退,现在的江美子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她还是一匹厉害的野马。除龙也以外,不肯理别人的。最好也让她知道我们的厉害,以后还会乖乖地听话。」
  吉米摆出空手道的架势。
  「等一下,她是龙也的女人,不能随便乱来。而且,我还有好主意。」
  德二笑着走过来。
  「妳无论如何都不肯听从的话,我就去叫龙也。而且还可以向他要求,用妳的妺妹来代替妳。」
  德二一面说,一面向江美子靠近。
  这个德二就是扳部的手下。最擅长诱拐良家妇女,凌辱雅子的人就是他。本来,是龙也的伙伴,后来被扳部收买,现在有监视龙也的任务。因此,他知道江美子的弱点在那里。」
  「好像妳的妹妺叫雅子,听说和妳一样是美女。」
  「这样……太卑鄙了!」
  苍白的脸孔更苍白,江美子快要哭出来了。
  「要乖乖地把屁股转过来,不然就去叫龙也了!」
  听到德二的吼声,江美子的身体反射性地移动。
  「禽兽……」
  江美子发出绝望的叫声,双手扶墙,屁股慢慢挺起来。
  「嘿嘿嘿,当初就应该这样了。现在把裙子撩起来吧。」乔治说。
  「啊……」
  江美子好像已经认命,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快一点,若不想撕破裙子,等一下赤裸身体回去的话。」
  乔治的声音使得江美子慢慢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大腿后,又慢慢露出雪白的屁股。
  「你把双腿分开大一点。」
  乔治伸出一只手,开始抚摸江美子的双丘,吉米和纪三郎同时蹲下,从左右抓住江美子的脚,开始向两边拉开。
  「啊……不要……不要……」
  江美子不停地摇头。但她的声音已经没有拒绝的意思,只有羞耻的声音。
  「要完全分开,能看清楚所有的部份。」
  江美子的双腿慢慢向左右分开。
               (八)
  江美子的头好像顶在马赛克的墙上,无力地扭动屁股。
  「啊……啊……」
  男人们蹲下来一起看。
  「嘿嘿嘿,真新鲜。而且已经有性感,那里已经湿淋淋了。」
  「结过婚的女人就是这样敏感,这还是刚才跳舞时发生的效力。」
  「真想让她流出来的多一些,嘿嘿嘿……」
  男人们口口声声地说出淫邪的话,不过每一个的眼睛集中在一点上没有动。
  「不要说那种话,不要说了……」
  男人们的话,变成无比的屈辱和羞耻,狠狠地刺在江美子的心上。只要想到男人们在看自己的那里,江美子立刻就感到大腿根有烈火在燃烧,下体的骚痒感使她自己感到狼狈。
  「妳真敏感。」
  乔治的声音也有一点沙哑。
  黑色的手指伸入女人的好像很难为情的微微张开的部份。那是又粗又淫秽的手指。
  「呜……呜……」
  江美子拼命地忍住哭叫声,乔治的手指使她产生强烈的厌恶感。雪白的双丘立刻紧张起来,可是无法抗拒从下体产生的骚痒感,双丘的肉又开始鬆弛。
  「嘿嘿嘿,真是很美的感触。」
  乔治大声笑。
  「大概可以让她吞下这个了。」
  建三的手里拿着带来的法国香肠,中间还插着木条,原来是用来下酒的菜。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用那种东西……」
  「你好像很饿了。下面的嘴一张一合的,嘿嘿嘿…,让我给妳吃好吃的东西吧。」
  建三拿着木条的部份伸出法国香肠。乔治配合他的动作,用双手别开江美子的花瓣。
  「啊……你们太狠了……野兽!」
  那种滑溜溜地进入下体里的感觉,使得江美子的手用力抓墙,从喉咙里发出像呻吟般的尖叫声。
  「真好玩……香肠的味道好不好?佐料就从妳自己的身体弄出来吧。」
  建三好像兴緻勃勃,把香肠更深深地塞进江美子的身体里,而且还一抽一插地活动。」
  「噢……啊……」
  虽然是可怕的凌辱,但和热情的爱抚股有什么不同。江美子发出动人的叫声,拼命抓墙。
  「嘿嘿嘿,不要乱动吧。」
  德二抓住江美子的头髮,使她不能抗拒。然后一只手拉开她的上衣。
「嘿嘿嘿,流出来的真多,香肠已经粘粘的。」
  法国香肠慢慢拔出去了,发出湿湿的光泽,显得非常淫秽。
  「沾上很多江美子的佐枓,一定很好吃吧。」
  不知何时进来的,是龙也说的话,然后从建三手里拿过去法国香肠,立刻塞进嘴里开始吃。
  「有江美子的味道,说不出来的有多好吃,嘿嘿嘿。」
  「现在轮到我了。我的是炸鸡腿,你就慢慢享受吧。」
  纪三郎这样说完之后,把鸡腿上有肉的都份慢慢插进去。
  「噢……啊……不要……饶了我吧……啊……」
  江美子猛摇头,同时闭紧嘴,但还是忍不住发出哭声。
  「这是我的朋友们好心请客,妳这样说不要,实在没有礼貌。」
  龙也伸手抓住从上衣里露出来的乳房,颤抖的乳房被龙也抓紧。此时乳房已经硬硬地挺起。
  「噢!……啊……」
  「真的这样好吃吗?嘿嘿嘿,再来,再来……」
  油炸的鸡腿猛烈地凌辱江美子。鸡腿吐出的部分,强烈地剌激她的官能。
  「龙也,鸡腿上已经沾满佐枓了,我可以吃吗?」
  纪三郎问。
  「不行,我还没有说要把江美子给你们。能让你们这样玩,就应该感谢不尽了。」
  纪三郎好像很不情愿地把鸡腿交给龙也。既然江美子是龙也的女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炸鸡腿之后,是章鱼脚,用筷子夹住,从粗的那一端慢慢插进去。江美子只有下意识地慢慢扭动屁股。这是身体被官能的火焰燃烧时的动作。
  「章鱼的脚一定很好吃吧,因为有很多吸盘。嘿嘿嘿,真的这样舒服吗?」吉米抓住细的部份一面抽送,一面问。
  这只章鱼脚有特别大的吸盘,最粗的部份直径大概有五公分。这个东西在江美子的下体里活动。
  「好哇……好……好……呜……」
  充份享受以后,吉米慢慢拉出拿鱼脚。
  「啊……不要……拿出……」
  想要叫出不要拿出去时,江美子感到无比的屈辱感。心里虽然感到无比的厌恶。可是这些野兽已经使她的身体骚痒到无法克服的程度。甚至于让她不由己的叫出不要拿出去……
  江美子为女人肉体的悲哀性感宿命诅咒。一旦火热起来的身体必需要昇华到尽头,这是经过龙也的玩弄,已经彻底证实的事情,组对不能再产生性感……现在可以说是和自己肉体的作战。
  「想要吗?嘿嘿嘿。」
  可是听到龙也的声音,连自己都感到意外地扭起屁股。就是咬紧牙关也无法克制。屁股继续在扭,好像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要求刺激……。
  「妳真好色吧。不过也难怪,你有这样美好的身体。」
  男人们看着江美子都笑了。
  「啊……那里有这种事……啊……」
  「好吧,江美子,现在要吃饭后的水果了。」
  龙也一面拨香蕉皮一面走过来。
  「江美子,听说妳刚才骂我的好朋友是禽兽,而且还打他们的耳光,简直使我丢脸……当妳吃完这根香蕉,就得在这里向我的朋友们道歉,嘿嘿嘿。」
  龙也用香蕉头捅江美子。
  「不要……那样……呜……」
  什么是道歉,不用他说出来,江美子已经知道。
  「喂,龙也,真的可以轮姦吗?」
  乔治等人听了脸色都变了,因为一直想这样快忍受不住。难怪他们变了脸色这样问。
  「当然可以。不过,在我处罚她之后。」
  「嘿嘿,能干到这样的好女人,实在太好了。」
  几个男人都高兴地跳起来。
  「嘿嘿嘿,处罚是……把这里剃光,变成白虎以后,多少会更像一点女人吧,我要整晚好好地修理妳。」
  龙也手上的香蕉,已经完全进入江美子的身体里。这时候的江美子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