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

        藤濑起先以爲是在叫別人的,並不是在喊自己。

        可是經過兩、三聲之後,「哥哥」的叫聲依然從背後傳來,藤濑想(或許是叫

    我?),於是回頭一看,有個穿著牛仔褲的女孩站在那里。

        這是一條林蔭大道。藤濑是朝原宿的方向走的,在步下階梯之際才問道:

        �Τぐ或ㄆ薄盾��

        女孩子有一張討人喜愛的可愛臉龐,頭發卷卷的,她的臉上長著幾顆青春痘,

    是個長得非常清秀的女孩,尤其鼻子與嘴角間顯得更可愛,瞳孔帶有淡淡的茶色。

        她的皮膚雖然是黃色的,但微帶褐色,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公分左右。

        「大哥哥,你長得很帥嘛!」

        「你年紀還很小,不要說這種話。」

        「是真的嘛!」

        「你敢玩弄大人?」

        「我沒有那個意,你也穿緊身褲呀!」

        「你管得太多了。」

        「你買我,好嗎?」

        藤濑頓時覺得很奇怪。

        「什麽?!我以爲你是高中生,原來你是應召女郎。」

        女孩猛搖著頭說道:

        「是高中生啊!但我的身體可好的好喲!」

        「你是想做愛,還是想錢呢?」

        「我兩種都要,可是我並不隨便賣給人家的,除非我挑中我才要,不過也要零

    ノ窺���

        「你經常在這一帶混嗎?」

        「並不常有的,但只要有我看中的男人,我就想要。」

        「你怎麽那麽大膽,生病的我可不要。」

        「不要看不起人!我是會看出來的。」

        「因爲女人得到淋病不易發現,膀胱有了淋病是較容易發現,可是那里有淋菌

    ,因爲沒有自覺症狀不易發覺的。」

        「你愈說愈不像話了,以前跟我有過的男人,要是被我傳染的話,他們早就來

    找我算帳了!可是至今未曾發生過這種事,關於這個你盡管放心吧!」

        「照你所說的,你目前還跟那些人來往嗎?」

        「嗯,他們都認爲我的身體很棒。」

        「你高中幾年級了?」

        「二年級。」

        「你知道什麽叫做高潮嗎?」

        「哎呀!別太小看我,我老早就知道了。」

        「或許你是自以爲是懂了吧!那【要弄】的意思又是什麽,你懂嗎?」

        「當然,我知道呀!」藤濑看了看手表。

        「這樣吧!一小時後我們再見面可以嗎?」

        藤濑現在必須馬上趕到明治路附近的一間茶館,因爲他要和人在那兒洽談生意

    �

        「好啊!」

        藤濑於是將他所要去的茶館告訴女孩,教她一小時後到這家茶館附近的另一家

    茶館等候。

        「對了!你叫什麽名字?」

        「耶子。」

        「不管你叫什麽名字都無所謂,那就一小時後見面羅!」

        「你一定要來喲!」

        「噢,對了!你要多少錢呢?你長得那麽漂亮,身體大概也很好吧。」

        「當然羅!一萬。」

        「好,知道了,你不會帶保镖來吧!」

        「你的疑心病怎麽那麽重,原宿附近一帶沒有那種人,那些太保、不良少年之

    類的,是我最討厭的人。」

        「這樣最好,我放心了。」

        藤濑這時有了(姑且一試)的心情。

        X X X

        耶子比藤濑先到約定的茶館等候。

        當她看見藤濑出現以後,臉上不由地浮出安心的笑容。

        「時間已經超過一小時了,我還以爲你不會來了呢。」

        「我說過要來就一定會來的。」

        藤濑叫了一杯咖啡,看到耶子的咖啡已喝完了就問道:「要不要再來一杯?」

        「好的。」

        等耶子的咖啡剩下一半時,藤濑開口說道:「我很忙,我們趕快辦我們的事吧

    ��

        於是藤濑拿著帳單到櫃台付帳。

        然後兩人並肩步出茶館,一同搭剩計程車。

        藤濑原本想開車來的,但他覺得漫步於林蔭大道是種享受,遂舍車而從辦公室

    步行過來。

        可是要到旅社的話,就不能徒步了。

        「關於我們要去的地方,可以由我挑嗎?」

        「好的。」

        藤濑的腦海里隨即浮出位於千 谷的一家旅社。那是一所客人較少的旅社。當

    抵達目的地的時候,藤濑付清車資先行下車。

        「你想現在做嗎?」

        「是的,大哥哥你呢?剛才我們分手的那一刹那,我整個人簡直快要忍耐不住

    ��

        「你的性欲也挺強的嘛!」

        「你真敢說出口!」

        藤濑笑著凝視女孩秀麗的臉龐。

        兩人被服務生帶進去套房,走進房間之後,藤濑對服務生說:「不用倒茶水了

    ��

        他拿出五百元做爲小費給服務生。

        他將門鎖好心後,立刻把耶子拉到自己的懷里,吻耶子的嘴唇。

        耶子則閉上眼睛,任憑藤濑的親吻。

        在接吻之際,藤濑察覺出她依然帶有高中生的氣 ,發絲含有淡淡的香味,似

    乎是昨晚剛梳洗過的。

        「你一定非常喜歡乾淨吧。」

        「是,我一天要換三件內褲,剛剛在咖啡店的時候,我就換過了。」

        「你經常帶替換的嗎?」

        「是啊!」

        藤濑解開她上衣的鈕扣,里面好像還穿著一件胸罩。

        「你胸部發育 的很好。」

        「你的手摸得人家好癢。」

        「到目前爲止,你有多少次的經驗?」

        「大概十五、六次吧。」

        「全部都是年輕人嗎?」

        「不一定,有時也有老頭子。」

        「你感覺滋味有什麽不同之處?」

        「年紀大些比較溫柔,我不太喜歡年輕的。」

        「那個東西是喜歡大的?還是小的呢?」

        「太大也不要,我只要硬的。」

        「先去洗個澡吧!」

        耶子變得像綿羊般的馴服,微微的點頭做到。

        「我可以先洗嗎?」

        「沒有關系,我每天早上起來都有洗澡的習慣,不用再洗了,我先脫好衣服等

    你。」

        在路上碰到時好像是一匹野馬似的耶子,如今卻變得非常的溫馴,前後判若兩

    人,她彷佛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很緊張,藤濑看在眼里覺得很好笑。

        不久之後,耶子里著浴巾走出來。

        「燈光會不會太亮了?」

        「這樣才能夠欣賞你美好的身段。」

        耶子做出似乎下了決心的表情挨近床邊。

        藤濑輕輕拉著耶子的手。

        她嘴里說著「不要」,卻躺在藤濑的身旁,被浴巾裹住的胸部,像波浪般地激

    烈起伏,是一種屬於年輕少女的細膩皮膚。

        他掀開耶子身上的浴巾。雖是仰躺於床上,但乳房依然沒有變形,依舊如山峰

    般的聳立著。

        一身小麥色澤的肌膚里,只有乳房的部分帶有白皙的顔色,乳暈和乳頭微帶有

    類似葡萄色彩的淡茶色。

        藤濑用一只手撫摸柔軟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則向耶子的那個部分伸去。

        那里已經濕潤了,於是他對耶子說:「濕潤了」。

        「不要。」

        耶子似乎在害怕什麽,顫抖的低吟道。

        「你有沒有聽到什麽聲音呢?」

        耶子再低嚷道:「不要。」

        「你喜不喜歡這個呢?」

        耶子的兩手緊緊摟住藤濑的脖子。

        「大哥哥,快放進去吧!」

        耶子一面說著,一面松開一只手,直接伸向藤濑的下半身。

        「又熱又硬,真好!」

        耶子說著立即展開自己的雙腿。

        「等一下,我不要這樣就進去,我要先玩玩。」

        藤濑避開耶子的嘴唇,把頭移向耶子下半身稀叢草的地方。

        X X X

        「相當濕了,你知道嗎?」

        耶子用欲哭的聲音回答:「嗯。」

        「你真的知道嗎?」

        「嗯。」

        「你到底知道什麽?你說說看。」

        「就是濕濕的嘛!」

        「哈哈,你敢說!」

        「事實就是這樣的嘛!」

        耶子的聲音顫抖得很厲害。

        當藤濑把手指插進她那里面時,覺得快要溢出來似的。

        「這樣子不行,那下面必須 條毛巾,你好像鯨魚在噴水,你說是不是?」

        「你說什麽啊!」

        耶子發抖的問藤濑。

        「你的水太多了,還有人像公園的噴水池一樣噴出來的呢?」

        實際上藤濑至今未曾與會噴水的女性做愛過,因此沒有任何的經驗,他只耳聞

    過一些關於這種事,噴水並不是真的像噴泉那樣強烈,而是像飲水機緩緩地從洞口

    流出的。

        這就是說耶子的密水太豐富了。

        如果藤濑想喝的話,有足夠的量從那里湧出來的。

        「別人怎麽說呢?」

        「都說有很多水。」

        「是啊!你可能和噴水的女人差不多,真妙啊!像是浸在水里一樣,尿股下面

    都有水了!」

        不論使用嘴、舌頭、手指,都會發出聲音。

        「這樣的是很少呢!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而耶子卻一直催促著藤濑:「快放進去呀!」

        「大哥哥,拜托了!」

        藤濑手指的感覺是很滑潤的。

        於是他將手指、舌頭和嘴唇全部移開,最後才把自己硬脹的東西對正那里。

        藤濑頓時覺得宛如漫在溫熱的湯水里。

        「好像在洗溫泉喔!」

        藤濑一邊說,一邊讓自己勃起的東西插進耶子的身體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

    沒有任何反抗的感覺。

        「你做愛的次數可真不少呀!」

        耶子並沒有回答他的問話,只嚷道:「插啊!」

        「你這個女孩怎麽那樣不害羞。」

        但是耶子卻充而不聞,表現在臉上的神情似乎也在對藤濑說:「插啊!」

        「有啊!我不是已經在插進去了嗎!」

        「要用力呀!」

        「你的性欲可真強啊!」

        於是藤濑照她的要求開始用力。

        藤濑在這時感覺耶子的恥骨稍微突出,每逢兩人的恥骨碰在一塊時,藤濑就覺

    得很疼。可是耶子卻沒有什麽感覺似的。

        藤濑心里想,這種情形活像是大頭碰鐵頭,雖不知道誰的頭硬,可是一個已經

    碰的引起腦震蕩,而另一個卻像是毫不在乎似的。

        耶子的恥骨好像根本沒有感覺。

        藤濑認爲如果不變換角度而繼續下去,他一定會受不了的。

        「每當我出力的時候,就會碰到你的恥骨,好疼!」

        「大哥哥,你真強,我覺得非常爽快。」

        耶子顫抖的說著,每逢受到強力的挺入時,她就會咬緊牙齒且左右猛烈搖幌著

    頭,她兩手緊抓住床單,不知爲何,每當她有深入自己體內的感覺時,就想要擡起

    頭來。

        看她那種樣子好像是要起來似的,其實不然,只是當到達里面深度的時候,有

    擡起頭的習慣而已。

        藤濑原本是垂直的沖刺,但爲了不與耶子的恥骨相碰,他改換了另一個方法,

    即采用與床平行動作的方法。而且這種方法有一個好處,就是有摩擦女人洞壁上方

    的效果。藤濑勃起的東西本來就帶有彎度的。

        於是耶子發出似乎很滿足的「咻」聲。

        「啊!哥哥,這樣太美了!」

        她一點也不像是個高中二年級的女學生。

        片刻之後,她嘴里開始發出「我要弄了」的驚歎聲。

        「我要弄了。」

        接著,她又發出類似象叫的聲音,叫嚷著:「我要弄了!」

        由於那溢出的蜜液,藤濑的肚臍到大腿的內側一帶像是潑到一盆水似的。

        X X X

        到了第二回答的時候,耶子俯臥在床上,因爲耶子的構造略嫌寬松,必須采用

    這種姿勢,以增加其緊縮力。

        藤濑現在改變像是要發射火箭的角度,與剛才向下的姿勢恰恰相反,摩擦到剛

    才的反面。

        耶子又喊「啊」的聲音,並且還叫:「碰到了。」

        「哥哥,碰到了!碰到了」

        耶子洞口依舊流出蜜液,但沒有像剛才那樣使藤濑的身體占滿了水。這次她的

    蜜液從她自己的腹部,漫過乳溝之後,向鎖骨的地方流去。

        等結束之後,藤濑才知道蜜液流得非常的驚人。

        「哎呀!我怎麽流的那麽多。」

        「實在厲害,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子,沒想到用這種姿勢還流那麽多,流到

    那里去。」

        「到乳房上面一點。」

        耶子是俯臥著,由於乳房下面沒有 毛巾,以致床單潤濕了一大片。

        「嗯,是很好的經驗,可是乾的也真快。」

        「最初我還以爲是尿水。」

        「這跟尿水完全不一樣。」

        「可是跟我在一起的男人都說是尿水。」

        「不是,這確實是一種液體。當然有部份的女人在到達高潮時,會不知不覺地

    流出尿水,但你的卻不是;除了撒尿之外,還有些女人會放屁,使得床單和毛巾都

    有股尿味,可是你流出的液體就不是這種情形,床單很快就乾了,你看床單不是快

    乾了嘛。」

        「可是把床巾弄濕,真不舒服,這真的不是尿液嗎?」

        「不是,關於女人的事情,我知道得非得清楚,你放心好了,這也不是什麽毛

    病,只是你有與衆不同的體質而已,喜歡這種情形的男人也很多,和真正噴水的女

    人比較,你的程度少一點而已。」

        藤濑把自己的東西射在耶子身體里,是在再回到正常姿勢之後的事。這時耶子

    的水分似乎減少一些,然而仍有 毛巾的必要。

        於是藤濑在耶子的身體下面重新 上一條毛巾。

        當藤濑想再度做愛時,他先叫耶子去洗個澡,若是耶子的身體仍是濕漉漉的話

    ,兩人抱在一起時,一定會感到不舒服的。

        一旦恢複正常姿勢時,藤濑整個身體力像是浸到水里一樣了,尤其是肚臍和大

    腿之間沾滴了耶子的液體。

        然而她的蜜液沒有任何的味道,整個的說來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

        他在做愛的日忽然感覺腿上好像有蟲在蠕動似的,於是伸手去物,卻物到一片

    溫暖的液體,想了一想,他才了解了真像。

        藤濑硬脹的東西,在耶子的洞口是有塞子一樣的作用,而一股像從注射器射出

    來的藥水一樣的蜜液,從洞口的縫隙噴出來,射到大腿內側的一點上,所以才有蟲

    在蠕動的感覺。

        終了之後,兩人雙雙走進浴室。

        「如果有人想跟你玩,要怎麽聯絡呢?」

        「如果真有人希望和我睡,就漫步在表參道或原宿附近,但並不要有指望我一

    定會挑上他。」

        「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的人喜歡像你這樣女孩的。」

        藤濑走出浴室,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萬元,放在床旁的茶幾上,靜靜等待耶

    子出來。

        耶子穿好衣服從也隨即走出浴室。

        「我把一萬元放在這里,我覺得你跟別人不太一樣,你爲什麽沒問我的電話和

    工作地方呢?」

        「其實我非常想問,但怕會失去趣味了。」

        「我也有同感,那樣就減少趣味,我們之間的關系就像是沒有加任何佐料的純

    ��擺��